一个脑洞的大号

《嘴巴》

he但是过程很有趣。

现实主义且意识流。

许愿评论x

——————————————————

嘴巴,不停说着故事。

一条蛇经过嘴巴就是龙了,经过另一张嘴巴说不定又是虫了。

——

‘撒贝宁何炅深夜相会宾馆,亲密牵手照’

‘内幕:扒一扒这些年道貌岸然的何炅人设’

‘知法犯法?假象?秘密镜头下的双北门’

标题热辣劲爆,点击率节节攀升,事情才刚刚发生一天不到,整个微博就像是水入油锅——无休止地翻腾着

魏大勋关上微博放下手机的时候正在后台,座位上的撒老师正穿着复古的衣服,录制也许是最后一次的明侦。

“唉,咋搞成这样......”

对于魏大勋而言他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事情的开始只是在某次录制之后何老师和撒贝宁被蹲守的私生饭拍到牵手走出宾馆。

要是这些人知道他和他的小白就在那张照片里的宾馆的某个房间干着更不可描述的事儿,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光景。

何炅对他的疑问不置可否,只是淡然一笑冲着撒老师说了一句

“你看看法律什么时候能治治嘴巴的罪?”



撒老师何老师没有做太多,只是一封道歉信

薄薄的纸张怎么封得住才华横溢的网友的嘴巴?怎么拦得住如影随形的那些专门来跟着他们的一辆辆小车?

有才能有关系的网友找到了当时酒店登记的名单,魏大勋和白敬亭赫然在册。

-

于是很快,魏大勋和白敬亭的关系也被提上了怀疑的日程。

尽管没有人突破白敬亭的防护网,这网多么全面多么完美,精妙地变装挡住了每一辆守在他们同居公寓楼下的车。但却怎么样也抹不掉魏大勋看见他的时候,那份发自内心的微笑和偷瞄。

不多日,一段短短的监控视频在网上炸成一片,直指当初酒店的摄像头,分明进了一个房间一晚上才出来。

有人说他们在一起了,有人说是炒作是因为不够红的捆绑。也有人打出了拒绝魏大勋攀附炒作的话题。当然也有人奋力发声,维护"正义"扬言要抄"假粉"全家,于是杀黑粉🐴的话题也出现了......

魏大勋也会偶尔看看,他不禁向着脸上微妙沮丧的他的小白投去疑问。

“他们是喜欢我们的...是希望我们好的?”

“是的,是希望我们好的”

“都希望?”

“都希望”

“那么为什么要互相仿害”

“我不知道”

“唉,为什么,就连小白你这么聪明的人也猜不透。”

魏大勋像是在随意提问着,转而又陷入了思考与沉默。在小白精妙地安排之下他们只在有屋顶有墙的地方才能纵情对视,人们的嘴巴重伤不了他,但同样的他也不能用他的嘴巴和他爱的小白一起享受阳光下的吻。

-

白敬亭不知所措了,

当你遇到悲伤,不仅没法与恋人相互依靠,而且因为嘴巴们说出的舆论,你还必须和恋人视而不见,最好视也不要视。

真的成了孤山单影。

当他包着厚厚的围巾口罩帽子站在魏大勋住处玄关的全身镜前,他才发现。他好像连打扮的好好看看自由自在去见恋人的权力都没有了。

魏大勋能感觉的他的不快乐

“可是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是公众人物。”白敬亭说

“那就不要公众了吧!”魏大勋说着听上去很幼稚的解决方案,他不明白具体什么样原因或后果,但是至少这一刻他只是不想看到喜欢的人不开心。

“我不想看你这样。”

他说

来呗,来一场最最魔幻的逃离,他们忘我的用嘴巴亲吻,再也不去顾忌别人的嘴巴会怎么说。周身翕动的唇,窃窃私语,他都视而不见。因为他知道嘴巴不仅可以去骂人还可以做更多的事。

只要关上嘴巴,就能享受爱情。

-

娱乐圈好像是少了两个人的痕迹,但是一样不变的热火朝天。

-

若干年后  罗马的许愿池边,

魏大勋拉着他爱的白敬亭站在池边许愿。尽管心下也觉得幼稚,但是白敬亭还是照做了,末了还问了问。

“你许了什么愿?”

“我许愿大家都能明白,嘴巴不仅可以用来谩骂。它还可以唱歌,还可以用来亲吻我爱的人”

—END—











经太太安利激情吃上婉曌  @xxxx   呜呜呜呜感谢太太w

《年末新策》



包拯x公孙策

开封奇谈同人

————————————


年关将至,开封府外原本宣布年终奖的公告栏改头换面了,齐刷刷印了三排大字。


“要爱护和平”

“要邻里和睦”

“要家人相亲”




公孙先生对这件事自然是质疑的。


“这...就是你想的新策?”


“是啊先生,你看呢很多案子嘛不都是这种小矛盾搞出来的嘛,只要我们呢,从源头做起。犯罪率就会大有改善啊,我呢当然也要以身作则!”


听完了包拯的话这次公孙策到没有上火,虽说方法俗套,未必有成效。但是搞搞宣传喊喊口号对治安确实没坏处。



然而


怪事也是从这天开始的。




自从新政贴上墙的那一天起,我们的包大人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不仅一周请展护卫吃了两次全鱼宴,还对公职人员毕恭毕敬,公案都是办的又快又好,就连窝在桌角偷看名伶杂志这种事也不干了。


太奇怪了。


就连展喵也来旁敲侧击的问过公孙大人

“大人他真的没事吗?”


“恪守尽职,挺好的”


公孙策虽然是嘴上这样回答了展昭,但是心里也在打小鼓,因为这个平时向来不怎么正经的大人这几天,可以说是非常....讨人欢心


且不说公务事,私下也是。



一大早起来就能看到他端着盘子坐在一边冲着他扬手。

“公孙先生,我给你买了醉春楼的招牌炸丸子哦,大清早去排队的哟,你看还是热的”


到了晚上又是端着木盆,一副笑脸嚷嚷着要给先生洗脚之类的。


这本来也不是坏事


可谁又能想到,包大人每天早上的买丸子行动,加上他一脸幸福的喊着“老板给我拿三两炸丸子,我回去给先生吃”


久而久之,这事迹从醉春楼老板那儿一传十,十传百,甚至出现了『公孙大人怀上了包大人的孩子』之类的传言。


公孙策觉得必须找他谈谈了。


“你到底怎么了,无事献殷勤,该不会闯了什么大祸?”


“没啊!我只是...唉你跟我来”包拯不由分说拉起自家先生的手一路溜达来到了公告栏下,指着公告栏上的新政策说


“先生你看,家人要相亲嘛。本官当然要以  身  作  则”


公孙策只是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侍卫一个个面面相觑。

什么??家人?!


END






《在成为煮夫之前可是英雄大人》(上)



设定八百万父母有一方是政客。

轰焦冻x八百万百

婚后  有子。请注意

——————————————


轰焦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婚后生活,会是那么的闲适。


理由是——能惊动像他这个等级的职业英雄出外勤的事件,可以说都是巨大的灾难性事件。要知道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年到头周一到周五天天有的........更何况,与妻子偏后勤的个性不同,轰焦冻的个性可是实打实的。所以,在没有外勤的日子里,轰焦冻的生活轨迹完全是学校,家里,政务大楼三点一线的。


去学校接送大宝贝儿子上学,在家是做做家务,然后去政务大楼接妻子下班。像他这样的男人,在这个男女平权的英雄时代有个好名字——家庭煮夫。


——


在平静的一天,轰焦冻左手提着按照网上推荐买到的实惠价拖把,右手牵着儿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宝贝一边咂着可乐一边问着轰焦冻


“爸爸的能力到底有多厉害啊?我好想见见”


“最好别见”

煮夫爸爸轰焦冻倒是特别干脆的答应了儿子,顺便还收到了八百万的电话,突然说是取消了应酬想休假了一周,至于理由是....她怀孕了....


而且据孕检,是女儿


轰焦冻就差没从快餐店椅子上站起来了。




八百万百刚刚出检查室就打电话给了正在接大娃放学的煮夫大人,果然对面一接电话整个人有些失衡,尽管丈夫好像是不是特别感情波动大的人,但是八百万还是能感觉到电话里他情绪的过盛。


从百进门那个来自轰焦冻的充满感情可又顾忌肚子小心翼翼的拥抱,就不难看出,他也对这个女儿的期待.....


“休假期间今天全部交给我吧....你好好休息”


“其实,我可以帮忙的........”

百还没说完就被轻轻的动作打断,那双打断她说话的时候上有一些些茧的痕迹,她最终没有再坚持.....




既然免了家务,


八百万打开资料书,坐在沙发上打算感受一下清闲时光。

只不过,清闲怕是打引号。那些资料上迫切的诸多命令还是让她头痛不已。


这个夏夜终于接近尾声。即使是晚上多少也有些炎热,纵使坐着一直在看了半晚资料的八百万也留了一层薄汗。看着丈夫忙前忙后穿着围裙,洗衣服,监督大宝写作业理书包大宝,还把大宝哄上床,终于消停,他留意到恋人已经满头大汗。


“为什么不开空调呢......热成这样”看着人团团转的样子,八百万皱眉带着一丝疑惑提问


“我只是有听说,孕妇不可以吹空调的....”


“轰....啊快去洗澡吧”

百在转瞬的发愣之后还是做出了反应,在对方走进浴室之后,八百万拿出来一件罩衫,套上,然后打开了空调。


宁静的夜晚,有蝉鸣,小孩子的鼾声,洗澡的水声,还有空调送风的声音......



可是好景不长,一通电话就把这样的时光击得粉碎。


TBC














《一封来自小松小姐的信》

书信体,一共两份。


------------------------------------------------------

敬爱的管家先生:


想了很久还是在新年伊始以我私人的形式向您问候,并且有一些事情还没想跟您了解一下。

身为少爷的贴身女仆,我真的觉得这孩子不太对劲。
年后有一次清扫房间,我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个锦囊里面放着一枚企鹅纪念币。

这可是大问题,我从未安排少爷去买过这样的东西。当我询问小少爷的时候,他眼神躲躲闪闪红着脸怎么样都不愿意说出来历。


还有,之前我问少爷喜欢爸爸还是妈妈还是爷爷什么的?小少爷居然回答‘我最喜欢哥哥’。您是最了解的,他哪有什么哥哥.....


有时,半夜里也会说着梦话,什么‘哥哥....不要丢下我’,‘我好害怕...哥哥别走’之类的云云。
因而我在想这个孩子该不会是被什么鬼魂缠上了吧?
这样的事我也不敢先和老爷说,因此特意叨扰您来问问情况。



至此

    敬礼
                                  

                                                                                        小松晴香敬上
                                                                                     2006年1月16日

 

 

 

 

 

 

 

------------------------------------------------------


见信安,小松小姐:



我最近很好,之前的问题我倒是似乎找到了答案。


小少爷的性格之类的从圣诞节左右开始到新春都很不稳定。很调皮的样子......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更像是小孩子,但是还是很担心。
可能是圣诞节到新年老爷会带他去有很多晚宴吧。
上次从晚宴回来的时候,第二天早饭,看了半天最后悄悄把煎好的鱼合起来。要知道平时他没有这么调皮。


纪念币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我也没有安排买过纪念币。
至于你说的哥哥,我倒是有头绪。

还记得上次在神宫寺家族的游轮晚宴么?
那天小少爷走丢急得我们团团转,最后是神宫寺家的家仆带我找到了少爷。据说是迷路了...

那时,少爷眼睛哭的肿肿的,窝在神宫寺家少子的怀里睡着了,眼泪鼻涕都擦人家衣服上。我觉得有些失礼,就想开口叫醒少爷,却被橘毛小子挡住。说了什么‘让真斗好好睡吧’


然后我和对方家仆就像是两尊石像一样看着他们,等少爷迷迷糊糊醒来奶奶地叫着哥哥,这是哪里之类的,我才走上去带他会来。



我想少爷说的哥哥就是他吧。

真是有责任心的哥哥呢。



这样总觉得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守护着少爷了,希望他健健康康长大。


至此

    敬礼
                                  

                                                                                     管家 敬上
                                                                            2006年1月19日

 

 

 


《老同学的孩子?!》

轰焦冻x八百万百

成年后的小(lian)故(ai)事。

短小,小转折

-————————————

当轰焦冻得到和造物女一起的任务的时候,他还是有点高兴的。至少也是见了故知没什么不好。

最少不会鸡同鸭讲吧。

说不定还能发展一下关系。恩。

于是那天上班出门前,轰家姐姐就眼巴巴看着她这位直男弟弟,极为罕见地在上班之前喷了发胶美化一下下仪容。

-

想约的地方其实是在咖啡厅。目的是商量任务的细节。

好在轰焦冻把八百万的喜好都记地清清楚楚,红茶小曲奇,可口又诱人。

所以,当八百万迈进咖啡厅,坐到座位上之后,确实是从心底感到了放松。

“啊轰同学现在大不一样了,很帅气哦”

她捧着瓷杯子夸赞的小表情全落在轰焦冻眼睛里。

话题就这样拉开了,基本上也就是和上学时候一样,八百万话多些,轰焦冻话少些。

到了快要夕阳的时候。八百万倒是先叫来了服务员想要买单,当她打开钱包的那一个瞬间,轰焦冻就感觉到了一种由内而外的冷颤!

他甚至忘记了去买单……

他看到她的钱包里夹着一张小孩子的照片。

眉眼还和她好像……

更要命的是,他还听到了八百万说的话。

“抱歉啦轰君要去接一下我家小朋友了!”

轰焦冻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晴天霹雳。

仿佛被命运扼住了脚腕和喉咙,一步都跨不出去话也说不出口。

可是躯壳里最后的挣扎让他张开了嘴。

“……百……”

“嗯?轰君?”望着轰焦冻一脸非常奇妙的表情,八百万停下来脚步。

“你的孩子?”

“啊……轰君怎……”

“我喜欢你,”

还没等八百万说完,轰焦冻就很失礼地打断了她的话。他迫切的要把这句话告诉她

“我并不是要怎么样,只是想告诉你而已。既然你已经结婚了,我也不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单纯觉得应该告诉你。”

“…………那个……轰君啊……我并没有结婚哦”

“!?”

“她是我收养的孩子哦,而且是英雄焦冻的粉丝呢,如果可以的话轰君能给她个惊喜就更好了。”

轰焦冻愣了,他的身体已经跨步离开了咖啡店坐上了开往幼儿园的车。可他的脑子里来来回回地总是回响着一个俗语。

起死回生。万物复苏,大概就是

这样的感觉吧。

咖啡馆的橱窗里,映照着英雄焦冻的脸。

是笑着的。

—END—

《远大旅程》

一之濑时矢x一十木音也

本来是说什么……鬼屋

还债作品,但其实偏了。

-——————————


“所以明明害怕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


走在回旋楼梯上的音也显然是想退缩的,他把着一之濑的手臂抵着自己耳朵,企图听不见诡异的器械声。他根本无心回答一之濑的问题…只是紧紧攥着他的手



一之濑时矢很无奈,异常头痛。


对他而言,四周闪烁的诡异光芒和怀里一个劲抖着又不停喃喃自语的人相比,貌似是后者更加麻烦一些。


-


他们去了那里,人称战栗迷宫的富士急病栋。


富士急病栋——世界最大的鬼屋,200米的恐怖长廊是世界之最,吉尼斯纪录认定的世界上路线最长的鬼屋。


-


出来之后一十木音也的脸色还是惨白的,耷拉着头不在状态。


一之濑时矢抱胸叹了口气看着他“明知道害怕,所以当初为什么要来。”



也许是心有余悸,沉默了许久,一十木音也掏出了背包里的一本手帐。



“因为……这个!”


一十木音也举起一本手帐给他看

那是一排打印的文字


下面标题这样写‘日式招牌情侣的36个打卡约会地点,’


“我想要和tokiya一起玩完上面所有的地方所以……其实就差没几个了。所以……”


小本子上不断被人打着勾。还写了不少批注


'根道神社的莫奈之池√    tokiya果然挺喜欢这里的'

‘镰仓网红店bliii√   嘛工作后去的感觉确实很好吃,是因为肚子饿了么?’

........

.........

........


洋洋洒洒几十页厚度还贴着门票之类的,甚至还有他俩的合影。

这是目力可及的远大旅程。



一之濑有些发愣,

身边的人还在以为他生气,眼巴巴得说着什么请他吃饭,说着什么世界旅行也是梦想云云


但实际上此刻

一之濑只是觉得他能走完,


远大旅程。


-END-





《万圣节的街市》



主莲真有时音那翔


-

通告结束的时候,大家都确实很累。走着走着路过了一片不小的街市,直到一个穿着斗篷的小孩拿着塑料南瓜灯拉住那月的衣角要糖的时候。大家才恍然明白原来今天已经是万圣前夕。


“啊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要不要玩一点什么呢!”

刚刚买好糖果的四之宫似乎很开心提出了这样的提议


“不如……各自逛逛集市吧?”


“然后买好礼物互相交换吧!”音也兴奋地提议着。


看着浸泡在节日气氛里的大家,一之濑也的确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

分散后,一之濑买了一个漂亮的有足球的八音盒,虽然说逛街,可不是什么偶像该做的事,但是,这是偶尔……恩…偶尔。


反正他对音也的态度,从来都是……实拒然纵


集合的时候音也倒是破天荒买了一本书;莲买了一个永生花的小摆件;syo买了piyo的玩偶;赛西买了一把吉他说是想学;masa买的是一个蓝色钻石发绳;那月买了蛋糕,当syo问他蛋糕在哪里的时候,他倒是坦言已经吃掉了;


-

第二天的时候

oto最后拿到了masa买的那个发绳饰品,蓝蓝的水晶很漂亮。一之濑看着他的样子,蹙眉,然后才发出了告诫


“这个东西,你还是去给莲交换吧……”



“啊tokiya? 到底为什么啊?!syo也这样劝我,但是明明很好看啊我也想要…又不是橘色的………”


“那个本来就是应该给莲的”


“诶?…?”


“我们里面,只有莲是长发吧……”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

随后爆发出恍然大悟的喊叫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END-









〔300fo点文〕轰百

300fo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
还是老规矩sm打人的不写,h可以
剩下的
就评论吧!(挑1-2篇)

轰百真的是……我的lof入坑cp吧。
以前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写东西。最初只想画画这种x
恩从最早的日常Aclass小段子到弟弟是直男这种论坛体,再到科幻,还有黄文。我几乎没有给轰百过长篇,所以这次许愿一下看看有没有大家想看又合适的梗。
写一个长篇。

感谢轰百x也感谢能遇到大家